123胜博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960章 老婆,欢迎回来(2)

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作者:唐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似锦乡村客栈极品全能学生超级捡漏王重生七零有宝妻佛系大小姐(重生)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少将仙妻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k-frontier.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到这四年,穆司爵一个人照顾念念,许佑宁又忍不住有些心疼他。

    他要付出多少精力,才能把念念教成那么可爱的小天使?

    除了照顾念念,他还要管理公司、时时刻刻关注她的病情。

    她呢?四年不理世间事,自顾自地沉睡,把所有重担交到穆司爵肩上,让穆司爵一己之力承担。

    她实在应该感到愧疚。

    穆司爵沉浸在许佑宁醒过来的喜悦中,唇角少见地保持着上扬的弧度,握着许佑宁的手,丝毫不敢放松。

    哪怕这是梦,他也打定主意要沉浸在有许佑宁的美梦里,永不醒来。

    许佑宁心底愧疚作祟,看着穆司爵的目光渐渐变了,穆司爵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有些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在许佑宁的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穆司爵大惊小怪、担惊受怕。

    说实话,这个男人这样……还挺可爱的。

    许佑宁露出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摇摇头说:“我没事,不要担心。”

    穆司爵蹙着眉头,无法断定许佑宁这句话是真是假。

    她上一秒看起来还愁云惨雾,这一秒却笑得若无其事。

    他是不是应该让宋季青给她安排一个全面检查,确定她的身体没有其他问题?

    “司爵,”许佑宁突然问,“这四年,你是不是很辛苦?”

    穆司爵反应过来什么,不答反问:“你刚才是在想这个?”

    许佑宁点点头:“嗯。”她没有告诉穆司爵,她从醒来后就一直在想这个。

    穆司爵唇角的弧度变得意味不明,若有所指地说:“如果我说是,你接下来是不是要想以后该怎么补偿我?”

    “……”

    许佑宁蒙圈了。

    她问穆司爵的时候,满心以为穆司爵会给她一个煽情的答案,比如只要她醒过来,他不管多辛苦都值得之类的。

    她已经准备好大受感动了,穆司爵居然不按牌理出牌,走现实路线?!

    哎,她的亲老公还不如主治医生贴心呢!

    她醒过来问起穆司爵的时候,宋季青都叮嘱她别想太多,告诉她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样确实比较符合穆司爵一贯的风格。

    许佑宁忍不住笑了,像认真也像吐槽,看着穆司爵说:“你一点都没变。”她以为穆司爵当了爸爸之后变得温柔体贴了,没想到只是她单方面的幻想。

    穆司爵一瞬不瞬的看着许佑宁,目光深情不见底,一字一句地说:“我确实没变。佑宁,我永远不会变。”

    “……”

    哪怕刚醒来,脑子还不太活络,许佑宁也明白穆司爵的潜台词了。

    他是想告诉她,他对她的感情没有变,也永远不会变。

    这样的表白,有多婉转,就有多深情。

    许佑宁抿了抿唇,想露出笑容,一滴泪却从眼角滑出来,她还是决定遵从内心——对穆司爵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这个人太坏了。

    她准备好大受感动的时候,他让她面对现实,却又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让她感动得一塌糊涂。

    穆司爵用指腹轻轻揩去许佑宁的泪水,好笑地问:“你哭什么?”

    许佑宁不管不顾把一切责任推到穆司爵身上:“还不是都怪你!”

    不等穆司爵辩解,许佑宁就接着说:“……这四年,我很想你。”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每一个字里,都充满了真实的想念。

    穆司爵就像被许佑宁的话击中,一瞬不瞬的看着许佑宁,似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许佑宁眨了眨眼睛,继续道:“这四年,我经常可以感觉到你,我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可是我看不见你,摸不到你,没办法跟你说话,甚至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所以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你离我很远。”

    “司爵,这四年,我真的很想你。”

    她在黑暗里挣扎了四年,当她有意识,穆司爵又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也会感到恐慌。

    她不知道黑暗还要禁锢她多久,不知道穆司爵和念念怎么样了。

    每当这种时候,她都会更加想念穆司爵。

    她甚至想到,她不能陪着穆司爵,他是不是也会在某些时候感觉到迷失了方向?

    现在看来,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她昏睡的这些年,穆司爵把念念照顾得很好,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

    但是,她知道穆司爵需要为此付出多大的耐心和多少精力。

    她能想象穆司爵这四年有多辛苦。

    哎,不行,她不能想了,越想越觉得心疼。

    “佑宁,”穆司爵温柔的目光落在许佑宁脸上,看着她缓缓说,“我也很想你。”

    许佑宁甜蜜之余,还有些意外。

    穆司爵以前就跟一块臭石头一样,想从他这里听到一句情话太难了。

    但是今天,许佑宁清楚地记得:他已经说了两次了!

    不过瘾啊,还不过瘾!

    许佑宁冲着穆司爵眨眨眼睛,放软了声音请求道:“你再说一次。我还想听。”

    穆司爵恍惚觉得在许佑宁身上看到了念念的影子。

    更准确地说,是念念遗传了许佑宁。

    穆司爵的人生字典,压根儿没有“撒娇”这两个字。周姨前段时间才旧话重提,念念的撒娇功夫绝对是跟相宜他们学的,因为穆司爵没有这么可爱的基因可以遗传。

    但是,许佑宁刚才说她还想听的样子,跟念念平时撒娇说还要吃零食的样子完全师出同门。

    念念的撒娇功夫师承何人,总算真相大白了。

    许佑宁的手基本上可以自如地活动了,戳了戳穆司爵的手臂:“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不打算满足我吗?”

    穆司爵的目光再一次投向许佑宁,别有深意地说:“别急,你所有要求,我都会一一满足。”他特意把“满足”两个字咬得极重。

    许佑宁根本无力招架,双颊一下子热起来,催促穆司爵先满足她这个要求,其他的以后再说。

    穆司爵说到做到,就像平时满足念念的小任性一样,自然而然地又对许佑宁说了一遍:

    “佑宁,这四年,我也很想你。”

    许佑宁很惊讶。

    以往,这样的话要穆司爵说一遍已经很难了,他是断不可能说第二遍的。

    但是今天,第一遍、第二遍,他都说了。

    看来,“爸爸”这个身份,对穆司爵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这一天,值得载入史册。

    许佑宁越想越觉得骄傲,问道:“现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

    出乎意料,穆司爵没有“摧残”许佑宁的骄傲,反而顺着她的话说:“早就知道了。”

    早在四年前,他就知道,对他而言,许佑宁是很重要的存在,如海水对于鱼儿,如阳光对于这个世界。

    她是他生命中的光,熄灭了四年,如今终于再度亮起。

    他怎么会不承认她很重要呢?

    许佑宁一醒来就被穆司爵连续表白,小心脏几乎要招架不住了,看着穆司爵,心跳不争气地疯狂加速。

    穆司爵发现许佑宁脸更红了。

    昏睡了四年,她的脸皮倒是变薄了——以前她自诩脸皮是钢筋水泥筑成的,很少脸红。

    不过,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变得好欺负了?

    穆司爵想着,动作开始不受控制,低下头去,吻上许佑宁的唇。

    这四年,他浅尝辄止地吻过她很多次,她的唇瓣往往是干|涩的、冰冷的。

    这一次,她的双唇终于恢复了他记忆中的柔|软和温度。

    穆司爵本来打算浅尝辄止,但是久违的触感比他想象中更令他着迷,他不满足于单纯的唇跟唇之间的厮磨,试着用舌尖去顶开许佑宁的齿关。

    许佑宁有些反应不过来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了这样。

    刚刚,他们不是还在聊天吗?

    发现许佑宁不但不回应,还有走神的迹象,穆司爵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

    “唔!”

    许佑宁低呼了一声,回过神,发现穆司爵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于是尝试着回应他。

    接吻的感觉,也久违了啊。

    话说回来,昏睡的这四年,她偶尔可以感觉到穆司爵在她的唇上或者脸颊落下一个吻。她很想回应他,但是做不到。

    现在,她终于可以了。

    就像是为了弥补过去四年的遗憾一样,许佑宁回应得格外用力。

    穆司爵怔了怔,吻得更加温柔。

    许佑宁感觉得出来,穆司爵的吻没有太多想法,他只是想感受她的存在,确认她真的醒了,真的回到了他身边。

    身上的力量正在恢复,行动比之前自如了很多,许佑宁为了让穆司爵更加真实地感觉到她,抬起手,抱住穆司爵。

    穆司爵毫无预兆地又在许佑宁的唇上咬了一下,比刚才更重。

    “啊!”许佑宁痛得皱起眉。

    穆司爵松开许佑宁,看着她,眼角眉梢逐渐洇开一抹笑意。

    许佑宁明白过来他的意图,没好气地笑了笑:“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吗?”

    穆司爵说:“听到你的声音感觉更真实。”

    这四年,许佑宁在沉睡中沉默着,不管他们说什么,她从来不会回应。

    但是以后,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沉默了。

    以后,不管是他叫“佑宁”,还是念念叫“妈妈”,她都会笑着回应他们,出现在他们身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花式壁咚999次:九爷,坏!妃入宫墙都市神级少年重生之极道仙帝倾世医妃医妃惊天史上最强碰瓷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