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胜博发 > 第一狂妃 > 第2942章 对症下药

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作者:豆娘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似锦乡村客栈极品全能学生超级捡漏王重生七零有宝妻佛系大小姐(重生)七零甜妻撩夫记重生之少将仙妻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k-frontier.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匠,人偶,灵性,神话……

    轻歌简要地抓住了几个重要点,思考着古龙话中的讯息。

    “这个只是传说神话,不要太放在心上了,方狱留下的血字,可能是其他的意思。”古龙说道。

    轻歌微微点头。

    勤政殿里,依旧只有轻歌一人。

    自从成为君王后,轻歌做事考虑的太多了。

    思考了一会儿,便去寻雄霸天和东方破寻找半妖之病的解药。

    方狱的消失让人措手不及,但现在至关重要的则是三宗数万弟子。

    雄霸天和东方破都是一筹莫展,看见东方破的颓废,雄霸天亦是懊恼道:“就连东方医师都没有办法,我又能如何呢?”

    热血勇气是一回事,现实打击又是另一回事。

    俩人都已垂头丧气。

    再看轻歌,不断翻阅史书,眉头紧蹙,眉间一片深红。

    偶尔困惑疑难时,长指便使力夹住眉心那一块。

    她已是感受到了非一般的困难,然而,决不能言败,哪怕知道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在仅有的时间里,也必须去试一试。

    “美丽姑娘,放弃吧。”东方破叹息:“若家师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的。仅凭我们三人之力,是找不到治病之策的。”

    轻歌自书本中抬起美眸,淡淡地望着东方破:“还有时间,不是吗?”

    东方破、雄霸天都已愣住。

    三日的时间,真的算是时间吗?不多时,雪女走来,轻声道:“三宗弟子感染半妖之病的事情,轰动了整个诸神天域的修炼者,因神主亲自发送邀请,黑暗殿主、幻月宗主、天启王、钟林王,都已经发出

    消息,会亲自去往定北郊。”

    轻歌红唇微动,欲言又止,终是垂下双眸,翻阅医书。雪女走上前,蓦地抢走了轻歌手中的医书:“三日时间,就算找到了治病之策,寻找药材也是需要时间的……不够,绝对不够。我知道对你来说非常的困难,但是如今之计

    ,唯有放弃那些人。”

    轻歌目光落在医书,深深吸气,闭上眼躺在榻子上。

    “我何尝不知,那才是明智之举呢……”无奈的话,苦涩而自嘲的笑。

    闻言,雪女愣住,看着轻歌眼底的乌青,以及由内之外的疲惫感,雪女一时无言。

    雪女咬了咬牙,终是把医书还给了轻歌:“也罢,尽力就好,不求结果美好。”

    “一旦尽力,不就是希望看见美好吗?”轻歌双眸明亮,雪女深感无奈,这丫头怎么犟的跟牛一样呢。

    轻歌继而翻看医书,雪女便坐在一旁。

    一日的时间过去,轻歌三人皆是无果。

    三人不断地翻看医书,寻找治病之策,几乎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至关重要的部分。

    只剩下两日的时间了……

    轻歌合上医书,眼神黯淡。

    夜神宫的医书,药宗的先祖宝典,全都没有提到半妖之病和千毒瘟症。

    关于这两类病症的研究,几乎是一笔带过,都是些不痛不痒模棱两可的话,根本没有实际性的作用。

    如此说来,便意味着他们不能汲取前人的经验,或者从前辈的经验里寻找到治病之策。

    轻歌三人,在炼药一道上各有成就,但是都没怎么钻研过半妖之病。

    寻常的炼药师,也不会碰。

    大多时候,钻研的前提是了解,而了解的过程就要接触病源,从而寻找根本原因,再对症下药。

    但是千毒瘟症和半妖之病太过于可怕,医师也是人,也怕死,而只有少数医师,有着独特的精神和勇气,敢于钻研,不怕牺牲于此。

    “我们连半妖之病都没有接触过,又如何对症下药呢?只剩下两日了,就算找来一具病源体,时间也是不够的。”东方破皱着眉说道。

    他与雄霸天若非瞧着轻歌还在坚持,只怕早便放弃了。

    轻歌揉了揉胀痛的眼,头疼无比,又猛然掐捏着眉心。

    “师父……”雄霸天叹气:“你曾经不是说过吗,努力错了方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搭的。”

    “那是旁观者清说的话。”轻歌冷冷地道。

    她在一侧旁观,以上帝的视角看来龙去脉,自然能保持头脑清醒。

    所谓的当局者迷,更多的是,明知错了一步,还是不死心,不肯回头。

    轻歌从不是绝对理智的人,哪怕有一颗清醒的头脑,却没有一颗足够冷血的心。

    兴许,她胜在此,也败在此,可即便一败涂地,她亦无悔。

    两世叠加,早已不是可以任性胡闹的小孩,故而在冲动时,会考虑到因此带来的代价,是否能够承受。

    雄霸天眨了眨眼,几分忐忑,小心翼翼地望着轻歌。

    媳妇儿和师父,一个比一个凶,人生真是艰难。

    咕噜咕噜……

    屋内的人,全都下意识地看向东方破的小腹。

    东方破揉了揉干瘪的腹部,讪讪地笑了几声,颇为尴尬。

    “别死读医书了,不急,还有两日的时间,吃点东西吧。”

    轻歌这才想起五谷之事,起身朝外走去,带着俩傻子去了厨房。

    夜惊风一直有温着菜,就等轻歌几人出来能趁热吃了。

    轻歌尝了一下,果真美味,不由想到,夜惊风这般好的厨艺,只怕也是继承爷爷的吧。

    想到爷爷,轻歌散去颓废,精神抖擞,仿佛能再战个三百回合。

    是了,结束三宗之事,就能带父母和哥哥回到四星大陆,去见爷爷和外婆了。

    大概,这便是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哪怕再苦再累,吃了父亲的饭菜,想着远方的爷爷,还能斗志昂扬,且战且胜吧。

    轻歌吃饱喝足,拿出医书一面看一面记录自己的想法。

    院内有风,光线明亮,且清香弥漫,不再憋得慌。

    轻歌等人便围着石椅而坐,不一会儿后,前南洲荒地便派人来到夜神宫。

    来报者身穿铁黑冰冷的盔甲,单膝跪地,高挺脊背:“回禀东帝,三宗前辈们以死相逼,刘将军实在没有办法把他们带来,请东帝定夺。”

    轻歌目光微闪:“回吧,告诉刘将军,此事我自有办法。”

    “是,属下告退!”士兵远离。

    轻歌将医书和纸页放在石桌上,望向雪女:“阿落,拜托你了。”

    “放心,此事交给我。”雪女心领神会。

    雪女走后,轻歌的心微微沉。

    院门被打开,九辞和几个杀手带着一名有些畸形分不清是人还是野兽的生命体过来。

    “这是力所能及范围内找到的一具半妖,且感染了半妖之病。”九辞说道:“我已给他服下了清毒药剂,暂时不会感染。”

    医书上资料看的太多,终不如实践。

    轻歌认为,只有见到了真正的半妖之病患者,才能找到根源,且对症下药。

    哪怕很难,至少是个不错的开端。

    东方破、雄霸天立即起身,走向半妖。

    “哥哥办事,果然有效率。”轻歌笑道。

    九辞一撩额前之发,朝轻歌眨了眨眼。

    接下来的时间,轻歌三人,围绕着半妖展开钻研和实践。

    然而,两日的时间,太少太少了……

    当真正实践后,三人发现,这比理论还要困难。

    理论虽然都是纸上谈兵,但至少能谈,实践则是根本就无从下手!

    次日,天亮了。

    包括轻歌在内的三名医师,几乎是两日两夜没有合眼了。

    即便如此努力,始终找不出对症之策。

    轻歌面色透白,不再去看半妖,坐了下来。

    风略大,将桌上的纸吹走,恰好落在一双软靴前。

    青年身着绿衫,一身贵气,两眼天真无害。

    他蹲下身把地上的纸捡了起来,上面都是笔力遒劲的字,由轻歌所写,记载了半妖之病的心得。

    一双澄澈纯粹的眼眸,细细地望着白纸上的黑字。

    “奴七,你怎么在这?”柳烟儿走来,把奴七手里的纸拿走。

    奴七摸了摸肚子,无辜地道:“饿了。”

    柳烟儿微愣,旋即失笑。

    奴七一向饭量大,如今还学会挑食了,非夜剑尊做的饭菜,不吃。

    奴七年龄不小,失忆过,却是毫无城府,一心只有吃的,夜惊风夫妻二人倒是喜欢这孩子。

    听说奴七曾饿惨了,吃过苦,才这般爱吃,更加心疼了。

    奴七一来,直接走向夜惊风,也不说话,就委屈地望着夜惊风,眉头也是懊恼的皱在一起。

    “阿七饿了吗?今日阿七想做什么?”阎碧瞳好笑地问。

    奴七眨了眨:“吃鸡。”

    “好。”阎碧瞳扭头望向夜惊风:“今日给阿七做好吃的鸡。”

    夜惊风点了点头:“歌儿他们也累了,该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说罢,夫妻俩一道去了厨屋。

    轻歌、东方破以及雄霸天,一面观察半妖,一面讨论。

    奴七走向半妖,柳烟儿拦住:“不要过去。”

    半妖染病,而她只当奴七还是个贪玩的孩子。

    奴七看了看半妖,又看了看柳烟儿,站在原地不动,沉默了许久。

    轻歌坐回石椅,摇摇头,拿出了三叔的罗家酒酿。

    “九界罗家酒,爱酒的可以喝喝看。”轻歌轻呷了一口。

    一口酒入腹,烦躁感才稍稍减少。

    奴七眼巴巴地看着轻歌手里的酒,吞咽了几下口水。

    轻歌摇晃酒水,液体微漾,浅声问:“想喝?”

    奴七乖巧地点头:“可以吗?”

    轻歌斟酒一杯,递向奴七,奴七开心地过来,接过酒杯,一口喝下去。

    突地,奴七满脸涨红,就连眼眶都是微微发红,而后扑通一声,奴七倒在了地上。

    轻歌:“……”小伙子酒量不大好哦。

    夜神宫的侍者前来,把奴七架起,欲带其离开。

    与被铁链捆绑的半妖擦肩而过时,奴七的手,突然抓住了半妖的爪子。

    奴七耷拉着的脑袋,碎发往下垂,其中的双眼,缓缓睁开。

    不如此前的明亮灵动,清澈见底,倒是有丝丝邪佞之气。

    轻歌察觉到异样,便朝奴七看去,微感讶异。

    “有病,得治……”奴七说道。

    还是从前的声音,只是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毛骨悚然般。

    轻歌皱眉,与众人一样,不解的看他。

    只见奴七走向轻歌,在石桌前停下,熟稔地执起狼毫笔,在白纸面写下诸多药材之名。

    奴七的字很好看,跃然于纸,倒不像是字,更像是一幅画。

    当轻歌看见一个又一个药材后,陡然激动,猛地站起,双手都在颤抖。这些药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重生空间:首席神瞳商女花式壁咚999次:九爷,坏!妃入宫墙都市神级少年重生之极道仙帝倾世医妃医妃惊天史上最强碰瓷系统